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Contact
斜井人车斜井人车 > 斜井人车 >

水氢车公司被崩溃!8地项目流产 却卖别人的煤矿

文章作者:  发布日期:2019-11-29 09:46

  “水氢车”事件过去5个月后,青年汽车集团于近日获得了1.18亿元的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

  8月底,青年汽车被浙江海宁市国资委全资公司申请破产,但是该申请被法院驳回。

  这已经不是青年汽车第一次被申请破产而且申请被驳回。青年汽车与地方政府对簿公堂的情况已经多次发生,而且都是曾经跟海宁市一样,把庞青年奉为“座上宾”的合作方。

  但最后,项目的失败让双方走上法庭,庞青年“座上宾”变成了“骗子”。这家曾经在高端客车市场占据绝对地位的公司,实在有点魔幻。

  青年汽车在5月的“水氢车”事件中曾经被质疑是“骗政府补贴”。近日,青年汽车旗下公司确实获得了一笔新能源汽车补贴。

  10月11日,工信部官网公布的《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显示,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在2017年申报的新能源汽车推广数为共计549辆,因此获得了1.18亿元的财政补贴。需要说明的是,这笔补贴是补发2017年的,与2019年5月才发生的“水氢车”事件无关。这笔补贴并不能为庞青年的水氢车背书。

  相比获得补贴,更让人关注的是青年汽车又被此前合作方申请破产,而法院也再度驳回申请的事。

  近日,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未能清偿债务,缺乏清偿能力等理由把青年汽车集团告上法庭并向法院申请后者破产。但是,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这个破产申请。

  法院的理由有三个:青年汽车集团以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为主,属于国家扶持行业;集团下面的额部分企业还具备运营价值,公司仍然在经营,不存在资产不能变现的情况;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的可能。

  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是海宁市国资委百分百控股的企业,它曾经跟青年汽车一拍即合。

  庞青年想在海宁投资一个涉及整车制造、新能源研发及零部件生产等汽车全产业链的项目。2010年5月,青年汽车集团海宁汽车新能源项目在海宁市尖山新区正式开工。但到了201年,原定于当年年底首辆车下线的承诺也一拖再拖。

  根据法院裁定书记载,这个过程中,青年集团曾委托海宁市国资经营公司帮其贷款。双方的债务纠纷就是这么来的。

  从目前已经公布的海宁市国资经营公司与青年集团有关的裁定书来看,当年在海宁开展汽车项目时,青年集团曾委托该公司帮其贷款,贷款本金就达到5.82亿元。因为青年汽车一直拖欠贷款不还,说好的项目也迟迟进展,海宁市国资经营公司才把它告上法庭、申请破产。

  从资产负债表来看,青年汽车集团是有能力偿还这笔债务的。截至2018年期末,青年汽车集团资产15.83亿元,负债7.35亿元。

  其实,青年汽车集团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地方政府追债。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被合作方申请破产。虽然多次被申请破产,但是每一次都被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青年汽车得以保全至今。

  根据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的不完全统计,青年汽车集团至少4次被申请破产,但无一例外全部被驳回。

  以“青年汽车”和“破申”两个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进行检索,共检索出22篇文书。近两年来,宁波瑞拓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曾两次向金华市中院申请青年汽车破产清算。彼时法院驳回申请的原因与上述基本相同。

  就在2019年4月,机械工业第九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也向法院提请青年汽车集团的破产申请,同样被金华市中院驳回。如此看来,金华不仅仅是青年汽车集团的出生地,更是它的福地。

  庞青年或许可以和已经申请个人破产“下周回国”的贾跃亭交流一下,怎么写投资项目PPT。

  青年汽车集团和庞青年在今年5月因为《南阳日报》的头版文章《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而名声大噪,文章里面提到青年汽车在南阳研究的水氢车“加水就能跑”。此事一出,青年汽车和庞青年迅速被网友认为是“骗子”。

  且不说, “水制氢”的技术有多少漏洞。仅从青年汽车的过去,就难免让人想到,庞青年是不是故技重施。毕竟这不是第一次了。

  这不是青年汽车第一次跟地方政府合作的汽车产业项目,青年汽车集团在南阳的“水氢车”项目和它在海宁市的一样,是跟当地政府合作的招商引资项目,都是打着投资建设汽车产业项目的旗号,换取当地政府的投资、资源和土地,以极快的速度在各地进行项目建设。

  庞青年曾经是一名实干家,刚开始只是一个放过牛、卖过茶叶、生产过自行车轮胎的小老板。1999年,这个小老板想要制造客单价100万以上的高端客车。这个大胆的想象最终得以实现。庞青年因为与德国著名客车制造商尼奥普兰公司达成合作,并且把时任尼奥普兰总工程师的卡尔亨茨。大卫留了下来,而迅速占领高端客车市场。

  2001年,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用了3年时间,庞青年让尼奥普兰系列客车做到了中国豪华客车近70%的市场份额。高峰时期,金华青年尼奥普兰客车年销量达到5000辆。

  这些年,庞青年带领的青年汽车与济南、连云港、六盘水、杭州萧山、海宁、泰安、鄂尔多斯等8个地方政府有合作。合作初期,庞青年差不多都是描绘了一个有巨大发展前景的汽车产业项目,双方共同投资,投资额超数亿元。

  打着投资名义的合作项目,青年汽车在各个城市都留下一地鸡毛。庞青年虽然是青年汽车集团的董事长,但是他所做的事情似乎在告诉我们,他不仅仅是汽车公司老板,还是“地产商”、“煤老板”。

  2010年,为了开发无烟煤以抢占西部大开发先机,石嘴山选择了与青年汽车合作。当时青年汽车在勾勒了一个巨大的汽车产业蓝图,并表示要在石嘴山投资267.09亿元,石嘴山政府为了表示支持,把辖内多家煤矿配套给青年汽车,并合资组建了石嘴山国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此后,投资项目没有丝毫进展,合资公司却被青年汽车抽逃了1.162亿元注册资本,煤矿也被他套现了10亿元。

  同样有煤矿的鄂尔多斯,合作计划还没谈成,13亿煤矿指标就被青年汽车转手卖掉。在这个过程中,庞青年被相关部门以涉嫌诈骗2亿元进行经济侦察,诉讼一直打到最高人民法院。

  在南阳的项目,青年汽车得到了上千亩的土地支持。同样被青年汽车利用项目圈地的还有连云港、六盘水、海宁、泰安等城市。

  青年汽车在这8个城市的合作项目全部以失败告终,但青年汽车依然通过项目圈地、圈资源、套取国家补贴、政府资金而收获厚利,地方政府则损失严重。这难免让人觉得,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就是一个骗子。所以南阳水氢车的事件一出,让人不得不带着有色眼睛去看待。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目前,海宁市、石嘴山、杭州萧山等地方政府都开始对青年汽车的相关项目进行追缴,把昔日的“座上宾”送上法庭。

  青年汽车共有8条被执行人信息,其中2019年的共计6条,累计执行标的超7.1亿,此外还有31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原因均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目前,包括庞青年、王淑丹在内的多位青年汽车公司高管股权被冻结。

  尽管如此,庞青年画的大饼依然有人相信。据南阳电视台的报道,南阳市相关领导在调研青年汽车的项目时,用英语称赞:“Its very good”。

  水氢车项目所在的南阳市是农业大市,工业基础薄弱。但是当地政府一直希望能够发展整车生产行业,在这个过程中,南阳太心急想吃到热豆腐。

  2016年曾经跟巴铁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计划投资100亿元建设“巴铁”。最后因为“巴铁之父”白丹青被刑拘而项目流产。


Copyright © 快3彩票_快三彩票开奖结果_签到送彩金彩票平台 版权所有.

备案号: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Tag标签网站地图